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学生园地Student Corner >> 正文

唐瑀 | 从北外附校到中央戏剧学院

[发表时间]:2020-07-02 [来源]:

唐瑀,于2010年考入北外附校高中,2013年高中毕业,升入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,目前就读于台湾艺术大学艺术与人文教育研究所。

一直以来,我都不是一个成绩好的学生,偏科严重,总分垫底,入学时的成绩就在班级排名的最后几名里。不仅成绩糟糕,我还是个过于内向的小孩,在课堂上永远不会发言,讲话声如蚊蚋,迟交作业的永远有我一个……

从小学起,一直到初中毕业,我都是这样的“人设”。

如果告诉十年前的我,某一天我会辅导面临艺考的高三学生,甚至成为一名教育学研究生,未来更要正式成为学生们的老师,我一定不敢相信。

当年,高中一入学,我们就背负着一个艰巨的任务,那就是面临高考。似乎刚经历中考这个考验,又要迎来更大的挑战。内向胆小的我,面对新的课程、新的环境,只觉得自己是像被困在水族箱里的海豚,不敢动弹,连呼吸都得小心翼翼。

不过,很快我就放松并适应了,不仅如此,我还渐渐开朗起来。

高中三年,我遇见了今后最好的朋友,也明确了我以后奋斗的目标。

那时,每天的晚自习我都会给自己小小放松一下,学着语文书上的古诗词,誊写下“卜算子”“浣溪沙”等词的格式,在脑海里寻找押韵的词语,排列语句顺序,来“写词”。我看见数学就头痛,看见英语如同见了哥斯拉,在只有纸笔的时刻,创作成了我最爱的娱乐活动。写出了诗没有人读,太孤独了,于是我拉上同学一起瞎写。课上的小动作很快被老师发现了,可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批评,却收到了“注意平仄”这样比我们更专业的建议。

老师和同学的热情让我更加喜欢这项”娱乐”,再后来,诗词成了小说,周围的同学成了我的读者,文科课本里的课文成了我的素材……

由于对文科课本太熟悉,导致我看着假期热播的电视剧,竟觉得不顺眼!古装剧不尊重历史,想引用诗句却成了病句。我心想,还不如我写的!

就这样,“想成为一名编剧”的想法在我脑海里生根发芽,于是,我开始准备参加艺考。

那一年,班上也有不少准备艺考的小伙伴,大家晚自习复习的内容明显不一样了,学画画的孩子们得到了一些“关照”——今天的作业可以不写,先为艺考做准备。我也很想受到这样的特殊待遇,仿佛根本没有人在意我也是紧张的艺术生,我十分失落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在老师们眼里,我的能力足够应付艺考,不给我特殊待遇,是想更加严格的要求我,毕竟对于我备考的戏剧文学专业,文化课成绩是最后一关,重中之重。

老师们甚至给我盖了个章:你是这一届艺术生里成绩最好的。

在那个被压力四面环绕的时期,听到这样的肯定,无疑是对我最大的鼓励,更何况,在前十七年里,“最好的”这样的评价,从没降临在我身上过。

如果说,高中三年给我留下最宝贵的,除了友情,那就是老师对我的肯定,学校给我个性化发展的平台,让我学会自信,呵护着我这颗创作之心,让它自由的生长。

考入中央戏剧学院,再次大大增强了我的自信,类似于涅槃成功,对于“有实力”一事,开始执着起来。我逐渐学会保持大方和谦逊的态度,学会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。

毕业之后,我做了一段时间编剧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客串了一把艺考辅导老师。这一次客串却让我发现,面对这些没比我小几岁的孩子,我作为“过来人”的经验对他们非常珍贵,我在学校学到的专业知识,也可以用来很好的帮助他们正确认识相关专业和行业,明白自己适合什么。

我犹豫了,也许继续工作,很难再学到新东西,可是都“一把年纪”了,还要继续上学吗?

我想了很久,终于下了决心,我准备了一些资料,申请了台湾艺术大学的研究所。

我本科学戏剧文学,研究生则要攻读艺术教育,虽然有共同之处,也算跨专业了,关于教育学和跨领域教学等科目,修习起来较为吃力,但是在戏剧方面,我在班里可以说是“特长生”。我的同学们大多是国小、国中的老师,在和她们相处的过程中,我更加发现艺术教育是一门值得学习的专业。

亲爱的学弟学妹们,几年以后就换你们在这里“炫耀”啦,加油。

亲爱的母校,每当路过西二旗,都觉得自己像是回家了,想念。